十面泽君_修删大部分文ing

随时接受点文的一只叶迷弟
每天都在思索如何吹叶
爱他一辈子❤️

大半夜的做了个梦于是
记得不是非常清楚(怂
至今没有长进的小学生文笔




1.
叶修的靴子踏在雪地上,北方的冬天不似南方,那种寒冷不会在短暂的时间后消散,而是会愈来愈冷,愈来愈冷。
叶修的鼻子冻得有些红,但脚上的动作倒是没有减慢。
“先生新年快乐!”旁边不知从哪走出了一个小孩,对叶修说了一声新年快乐。
叶修从口袋里摸出了一两张纸币递过去,在更多的小孩凑上来说新年快乐之前小跑着离开了。

“晚上好啊王杰希。”叶修收起了油纸伞,抖了抖露出了上头漂亮的花案。
“我和你说过很多次了,你给予的越多被索求的也会越多。”站在柜台后的王杰希从柜子里抓了一把药放在之上,有着多年经验的他现在都不需秤量。
“有什么关系,”叶修笑了笑,搬了把椅子过来,拢了拢身上的长衫后坐在了还在咕噜咕噜煮着药的炉子边,“这都快过年了,你说我要不要重新回去唱个两出?很久没开嗓了。”
“要是再多出几十个我来给你调理身子,说不定还真能唱个两场。”王杰希冷哼了一声。
“我这不是开玩笑嘛。”
“我这不也是在开玩笑嘛。”
两人沉默了许久。
叶修撑着头闻着中药特有的香味,摘下了头上的帽子。
露出了一头白发。


2.
叶修曾经是个名角,街道上大大小小都贴着印有他身姿的海报,几乎每个人的饭后话题都围绕在这个漂亮的角儿的身上。
也是这么一个冬日,卸了妆的叶修怎么着也没想到,这可能是他的最后一出戏。
直到被拖进车里再到站在明亮的房间里,叶修还是没有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
从对面傲慢的话语中才得出,他想让自己以后之给他一个人唱戏。
叶修拒绝了,本理所当然以为他会接受而准备的东西则变成了最后的拷打。
日复一日,日复一日。
叶修在一个晚上白了头发,干巴巴的嗓子像是冒着烟。
他感觉自己就快要死了。
不过那个晚上他倒是想起了曾经自己师傅给他们这群小辈讲故事的时候。
自己是什么时候开始喜欢念旧的呢?
叶修记不起来了,感觉像是很久很久以前的事情了。
是他从火海中逃出来,抱着自己师兄弟的时候,还是最后师傅听到整个院子被烧得一干二净而晕死过去的时候,还是在他终于闯出点名头却被百般陷害的时候?
叶修记不起来了。

第二天早晨的时候过来拉叶修去刑房的人怎么打骂都叫不醒他,一探鼻息发现连个气都没有,就以为他死了,便丢在了后头的山坡上。
这话要是被当了叶修多年好哥们儿的魏琛听到了,他估计得笑破肚子。
叶修是什么?那家伙可是祸害啊,祸害可是得遗千年的!
结果果当是这么一回事,那时附近村子里的大夫正路过采药,看见这么一个血淋淋的人躺在那边差点没给吓死,最后一搭脉才发现这人居然还留着一口气。
最后叶修被连拖带拉的带回了村子里,大半个月过去了才悠悠转醒。
这么一条命,就这么给他捡回来了,到现在叶修还能津津乐道从鬼门关回来是个什么感觉。

叶修在村里醒来后的第二个月遇到了出来游行的王杰希。
王杰希常年住在京城里头自然知道叶修是谁,也知道这人身上发生了什么,但是在亲眼见到的时候还是吓了一跳。
乌黑如绸缎的头发现在已成了满头白发,仔细一看还能看见身上那几块新长的肉和一条叠着一条的旧疤和新伤。
都说从院子里出来的人举手投足都带着一股子韵味,可在叶修身上王杰希愣是看不出一丁点儿。
明明是两个行业的人,王杰希却从叶修身上看出了同类的味道。
这也是最后王杰希离开的时候带走叶修的原因。


3.
不知炖了多久的药被王杰希倒在白瓷碗里递给了叶修,叶修却是不认好心的嫌弃的把碗往旁边一推
“喝完给就给你吃糖。”王杰希看着这人跟小孩似的举动,忍不出笑了笑。
叶修这人说是成熟稳重,但私底下却如孩童一般。
回来之后王杰希就下定决心要把叶修身子给养好,可是每次只要等他一把药熬好——这人就跑没影儿了。
这人又吃软不吃硬,在各种威胁无效之后王杰希抱着试试看的想法开口道“你难不成还要拌着糖吃?”
但出乎意料的是这人还真答应了。
之后王杰希每天拉着这人喝药的时候总得变着法来哄他。
可恨的是这人还挑,没过几天这样就吃腻了嚷嚷着要换,王杰希敢确定这整条街的糖画糖葫芦蜜糖都已经给叶修吃了个遍了。
最后实在是没办法的王杰希只能自己找各种方式给他做各种糖吃。
没想到的是后来叶修便对这一小块一小块的方糖情有独钟了,有事没事就朝他这小药店蹭。
叶修一口气闷完那黑色的药之后整张脸都哭哈哈的,眉头几乎是皱成了一个结。
叶修一手两三块一手两三块的朝嘴里塞着糖,倒也没有去管站在旁边扒拉自己头发的王杰希。
这嘴里的苦味还没下去一半呢,脑袋就被捏着转了过去。
“王杰希你干嘛呢。“叶修皱了皱眉看向王杰希,正想说什么却又止住了嘴。
他看见了王杰希眼里的欣喜。

“叶修,
“黑头发。”


4.

春末之时王杰希被拉去革命,留下了叶修还在小药店里。
跟着当了几年学徒的高英杰当上了店长,虽不像王杰希秤对他来说只能是当个摆饰,但也是店里的一把手。
可是叶修吃不惯高英杰的糖,不像是王杰希做的方糖有股清口的药香味,倒是像大街上那些甜得腻人的玩意儿。
到了冬天了王杰希还是没有回来,叶修总是趴在窗台上扒拉扒拉自己大老远看起来已经是灰色的头发,看着窗户外一队队走过的不知道哪里的人,却一直没有看见过那个熟悉的身影。
你要是回来了,我就不嘲笑你大小眼了,而且我现在已经很爱惜我这跟薄纸似的身体了,也会乖乖吃药了,还不配糖呢。
可是王杰希没有回来。
叶修拢了拢自己已经有些长的头发,看见了街道上张贴着的,画着漂亮的花旦的海报。


5.

第二天大街小巷中就传其了当年的名角一叶之秋,也就是现在的君莫笑,回归的事情。


6.

后台的灯被打到最亮,深怕出了点瑕疵砸了牌子。
白的铺上来,红的打上去,叶修看着手上的词,熟悉感由然而生。
把词儿都背完回过神来已是全副武装,等叶修套上戏服透过镜子看见自己时,他竟有一瞬间没认出自己。
平常随和懒散不修边幅的人被一个庄重秀丽人所替代,叶修甚至像是在镜中看见了另一个人。

但是是谁呢?想不起来了,大概是一个故人吧,一个逝去又复返的故人。


6.

虽然叶修离开这行也已有三四年之久,中间更换的人更是两只手加上脚都数不过来,可是一叶之秋的名号却从从前一直传到现在,甚至老一辈的还会把当年看戏的过程将给小字辈儿们听。
这从丹田里出来的气,就算是坐在最后一排甚至是在门外都能听的一清二楚,水袖一甩当年不知勾走了多少人的魂儿。
每次只要把印着一叶之秋的海报朝门口一帖,第二天准满堂。
可都说一天不连就废了,这叶修连着四年没开过嗓,连腰都不知是不是硬成了一根杆子,还会不会有当年的风采呢?
叶修很愉快的用实际行动拆了那些说他不行的人的台子,还拆的一干二净。
也不知是吃了什么灵药,当天叶修甚至让当年的戏迷看见了几年前一叶之秋的最盛时期。
等最后一句唱完,台下的人愣是没有反应过来,一分钟后才有陆陆续续的掌声出现,接着是一片,接着是整个大厅。
掌声持续了整整三分钟。


7.

叶修下台后没有急着卸妆,倒是笑嘻嘻的对戏班老板说这一身能不能多借他一会,这瘾头上来了还想再唱两句。
戏班老板推辞了两句就同意了。


8.
叶修站在空无一人的剧院中,灯早就已经关了,灰尘在月光的照耀下飘动着。
没有一个观众,叶修却还转着身子唱着,甚至愈唱愈响。
唱啊唱啊,唱到头晕眼花。
唱啊唱啊,唱到喉头嘶哑到几乎无声。
唱啊唱啊,唱到嘴里尝到腥甜的味道。
唱啊唱啊,唱到眼前一黑。
叶修跌倒前不知是扯到了红幕还是什么,只感觉有什么东西哗啦哗啦响着盖到自己身上。
王杰希你个乌鸦嘴的。
叶修嘿嘿笑了笑,闭上了眼睛


——————————————


9.

叶修坐在病床上,听着外头汽车的鸣声忍不住打了个瞌睡。
“发着高烧还坚持去拍雨戏,我是该说你太敬业还是太傻逼?”坐在旁边的王杰希头也不太一下,只是削着手里的苹果。
“你当然得夸我敬业,万一我不去第二的头条大概就是什么新晋影帝获奖后耍大牌连戏都不拍,拖累整个剧组进程的,你看我连题目都想好了,”叶修伸出另一只手想去拨快点滴,被王杰希抬手给拍了回去,“我这带病工作,说不定还能被当作演艺界的劳动楷模呢。”
“别老以为自己还很年轻,小心你胃病又加重,到时候天天就只能喝白粥。”
“那还是算了。”叶修像是想起了什么不好的记忆,打了个哆嗦。
“所以你给我小心点,”王杰希把削好的苹果递过去,“今天没有糖了,你就将就一下吧。”
“哦。”叶修接过了苹果,毫不掩饰的露出了脸上大写加粗的嫌弃二字。

“我觉得我要死了。”叶修手里还拿着个没啃完的苹果,就这么直接瘫在了床上,“要老王亲亲抱抱才能好。”
“这么大个人了怎么还跟小孩似的?”王杰希嘴上说着嫌弃,但还是低下了头在叶修嘴上亲了一下。
甜得像蜜一样。
评论 ( 7 )
热度 ( 64 )

© 十面泽君_修删大部分文ing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