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面泽君

开学消失,下次出现估计就是寒假了
努力学习诈尸几率很小更新是很难了

时间转

时间转
一个先救世后灭世的勇者
一个先灭世后救世的魔王
一个充满了bug的剧毒世界
从医院回来有些神智不清的我





0.
荣耀历一九九年,伟大的勇者找上了统治世界的邪恶大魔王。
但是勇者并没有想到,这个传闻中凶神恶煞残暴无比到处发动战争的大魔王,其实上是个佛系玩家。



1.
周泽楷推开那扇有十几个他那么高的门的时候内心毫无波动。
他真的只是被强行推来的。
周泽楷出生的时候就被村里的长老认定说未来一定是个大人物,未来必有大作为,如果当上勇者的话那么一定是有史以来最厉害的勇者。
对此周泽楷表示异常冷漠。
他现在只想在自己的小花园里给他的花浇浇水施施肥.
结果他被推举成了勇者。
成年的时候村里刚好遇上百年一度的勇者选举,万众瞩目的周泽楷毅然选择了——
留在花园里晒太阳。
但是为什么他还是被选上了呢?
原因是整个村的小伙子在填写报名表的时候写的都是周泽楷这个名字。
然后周泽楷带着大家的希望走上了一条不归路。


这一路都非常的顺利。
可怕的荆棘之路被拔光了荆棘种上了花,巨龙洞穴的巨龙抱着扫把累昏在了角落,有进无出的黑森林被拔完了毒物还铺上了一条小路。
历来走完全程的勇者轻则失血少肉,重则残废嗝屁,但是周泽楷一路下来不仅连皮都没有蹭破,甚至连头发都没有乱。
可以说是非常厉害了。

周泽楷打开大门的时候大厅里只有拿着笤帚在扫地的精灵。
“嗯…请问…”周泽楷朝大小眼的精灵打了个招呼问道,“魔王在哪?”
“在后花园。”精灵连头都没有抬,仿佛眼里只有地板和他的扫把。
“谢谢。”
周泽楷到后花园的时候果然看到个一副魔王打扮的男人站在那里。
黑色的披风一直垂到地上,黑色的毛领遮住了大半张苍白的脸,红色的眼睛和头上的角充满了标志性。
非常破坏气氛的是那双骨节分明手指正拿着一只少女粉的水壶。
“新勇者?”男人放下了水壶,嬉笑着朝周泽楷看去。
“嗯。”
“那先吃饭吧,我快饿昏了。”男人踏着他那双高跟靴蹭蹭蹭的进了古堡,走到半路还不忘回头提醒一声还站在原地的周泽楷,“还愣着干嘛呢,不饿?”
周泽楷的肚子非常贴心的帮忙回答了一声。

所以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周泽楷看着一桌子不同种族的人,深深的沉默了。
精灵,龙族,恶魔,甚至还有亡灵。
但是让他更难以理解的是大家面前这么多吃的东西为什么都在给坐在桌子一头的魔王夹菜,你们的手不会酸的吗?
“老叶老叶你快尝尝这个,我昨天特意连夜炖起来的!”这个是花园里的精灵。
“拿开你拿稀稀拉拉的玩意儿,也就你们精灵喜欢这种玩意儿,别听他的吃着个!”这个是之前趴在墙头晒太阳的地狱犬。
“黄少天注意你的言辞。”这个是刚刚在大厅里扫地的精灵。
“……”这个是微微笑的亡灵。
“你们就不能闭嘴好好吃饭吗。”这个是比魔王更像魔王的恶龙。
周泽楷戳了戳盘子里的肉块,又戳了戳边上的土豆泥。
这些人怎么这么烦。


2.
周泽楷已经在古堡住了大半年了,大半年的时间让他了解这个魔王不仅是个佛系玩家,还是个非常不称职的魔王。
那人叫叶修,每天的日常就是中午睡到自然醒,扒完饭后就去后花园晒月亮,晒够后就去给花花草草浇水施肥,紧接着就能去吃晚饭,吃完晚饭就溜进图书阁看书,趁着没人的时候还会拿出烟斗美滋滋的抽一会儿,被发现了就可怜兮兮的说下次不抽了。
完全不关心外头发生了什么,管他什么政务啊战争啊谈和啊的就直接丢给别人然后自己默默的跑路。
倒是挺像自己向往的生活。
在古堡前头的黑森林摘果子的周泽楷这么想。
对啊自己已经得到自己想过的生活了,还当什么勇者呢?
三分钟后周泽楷抓了只鸽子送了个信回去.

几个月后古堡里除了魔王和前勇者以外所有人都离开了,没有理由也没有告知,就像是一夜消失了一样。
“我出去一趟。”周泽楷冲懒洋洋瘫在王座上的魔王挥了挥手,黑森林里的血玫瑰今天开了花,周泽楷打算去摘一些来。
因为叶修喜欢。
不得不承认,周泽楷对于他的好感不是一点两点的,大半年的时间周泽楷发现自己得了一种病。
一种全名每天看不见叶修就慌不吸一把叶修就浑身不舒服觉得主要叶修开心自己就开心的综合病。
简称喜欢。
因为他实在是太可爱了,就算是随便一提的小事也能记住然后冷不丁的给一个惊喜,虽然看起来懒得要死但其实非常细心温柔体贴。
啊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好的人。
第二个星期就开始争着给叶修夹菜的前勇者这么想。
今天摘了玫瑰就去向他告白吧。
血玫瑰之所以稀少,除了它的生活的地方条件挑剔以外就是它自己身的原因了,花开的周期极短,只有半天不到的时间,时间一过就开始快速的枯萎,而摘下后更是会如同血一样直接融化一地。
周泽楷小心的剪下一朵血玫瑰,立刻施了个法术将它裹住,这是他的特殊能力,一个非常鸡肋也非常好用的技能。
俗称保鲜。
摘第四朵的时候周泽楷感觉心脏被什么东西扎了一下,疼的他眉头一皱,等回过神摘下的血玫瑰也早已化了一地。
还是先回去吧。周泽楷拍了拍身上的灰起身,突然看到了一些奇怪的东西。
本来早就消失的毒物不知何时长满了整个漆黑的森林,白色石头铺成的小道已不见踪影。
周泽楷听着远处传来了恶龙咆哮,觉得有什么不好的事情发生了。
不过没有白石小道周泽楷也能很快出去,他对这四周的环境早已熟悉的像是自家的后花园。
“怎么…了…”周泽楷猛的推开门,看见了他这辈子最不想看见的场景。
金色剑柄的长剑从左胸口贯穿,将他钉在那,腥红黏稠的液体染遍华美精致的长袍,顺着指甲和衣角流下,小溪一样,头顶的双角不翼而飞,整张脸都浸泡在血里。
男人像往常一样瘫在他的王座上,眼睛轻合着像是睡着了。



3.
荣耀历二百年,新的勇者杀了魔王,将它的双角装进盒子里带给了国王,作为聘礼迎娶了国王。
但是人们不知道的是,在魔王死后,原来的勇者成为了新的魔王。



4.
周泽楷有些头疼的揉了揉脑袋,前几天去森林里做清理工作耗费了他太多精力,晚上脑袋几乎是沾到枕头的一瞬间就睡了过去,本来想直接睡个饱,但强大的生物钟强迫着他在早上六点醒来。
敲李麻痹我才睡了四个小时好吗。
只是放空了一会,插着三朵鲜艳的玫瑰的瓶中已经溢出了水。
哎哟我的哥怎么又满出来了。
周泽楷一边打哈欠一边找了块抹布来擦桌子。
今天要去荆棘之路拔荆……
周泽楷自言自语的准备出门,却听见哐的一声,接着他就动不了了。
他把角给戳进门框里了。
这对角给周泽楷带来的麻烦绝对不少,睡觉的时候是捅床板的好手,出门就是戳门框的好手。
一个星期里光是床周泽楷就换了七张,非常的烧钱非常的奢侈。
这样的日子周泽楷整整过了五六年才渐渐习惯,至少这幅角他是能正常安放了,而现在他当上魔王没有几千年至少也有几百年了。
所以说今天莫名其妙的又卡到门框绝对不对劲。
周泽楷慢悠悠的晃到荆棘之路,一路上他的长袍成功给他拢了一地的垃圾。
啊真的是出家旅行必备良器,既能装逼还巨环保。
收拾完垃圾已经是黄昏了,最后的尊严强撑着腰酸背痛的周泽楷没有爬回去。
为什么!为什么自己的能力不是瞬移!再不行你给我对翅膀也行啊我又不是不能学你看隔壁精灵不仅能自己飞还能骑着扫把飞洞穴那巨龙翅膀随便一挥就差一点就十万八千里了更不要说那个亡灵了人家时时刻刻就在飞!凭什么自己就不能!我好歹也是个魔王吧!!!
哎哟不行好气啊!

5.
周泽楷对于后花园玫瑰顽强的生命力表示非常的敬佩。
这都几百年了,森林里的亡灵从喻文州变成了江波涛,荆棘之路上看管荆棘的人从张佳乐变成了方明华,就连洞穴里的龙都由孙翔接管了,这花园里的花开的依旧鲜艳。
啊要是他在上干活的时候也这么有精力就好了。
周泽楷砸吧砸吧嘴,开始浇花。
啊好想叶修修啊。
周泽楷的思想开始放空,开始无限的放空,时间长到下头的花差点被洪水般的水给淹没。
“……嘿?”远处突然窜出了一个人,一身软甲手持长剑冲他挥了挥手。
还在发懵的周泽楷傻兮兮的回了他一个笑容,下意识的回了一句:“新勇者?”
没错他知道最近村里头又有新勇者了,这掐指一算也差不多该到了。
嗯这人咋这么眼熟···周泽楷眯了眯眼看清了对面那人。
哇叶修???
这要是换做年轻时的周泽楷那么他一定会第一时间冲上去给叶修来一个熊抱然后mua给个亲亲,但是现在周泽楷少说也又几百岁了,对事情的处理方法自然也是大有改变。
毕竟叶修要是认识他的话这个时间点早就找他去吃饭了。
哦对到饭点了。
“吃饭吗?”
“···啊,啊?”叶·勇者·似乎完全没有反应过来这个传说中凶神恶煞的魔王这么接地气,显然懵了一下,看着一身黑袍的男人跨着他那双高跟鞋朝城堡走了几步后又回了个头问了一句“你不饿吗?”才回过神来嗯了一声。
晚饭时周泽楷一边忽略着旁边几人“卧槽这谁”“说好的大魔王冷血如那啥吗?这谁啊”“恕我直言我的狗眼要闪瞎了”的眼神一边继续给叶修夹菜。
好感度这种东西嘛,就是慢慢刷出来的。

6.
叶修住进城堡已经有半年了,每天被周泽楷好吃好喝供着只要对他微微笑就能搞得他背景开满fafa然后给他找甜食吃。
六个月不到就胖了四斤,过年的时候都没有胖这么快。
上午的时候周泽楷第一次向叶修提了个小小的要求。
“森林里的玫瑰花开了。”
“那你等着,马上我就回来。”
周泽楷注视着叶修关上大门,磨蹭着回到了自己房间,看着花瓶里的玫瑰想着什么。
一两个星期前就听说了新勇者选拔的事情,这么久了也该到了。
前阵子周泽楷才意识到,花园里的花和这玩意儿是同一个品质。
臭骗子,还哄我说是就缺这花了。
周泽楷取了花栽进了后院园里,血红色的玫瑰与旁边的花融为一体。

7.
周泽楷刚坐回大厅中央的位置上,大门吱嘎着被推开了。
我椅子还没坐热呢。
周泽楷一边在内心嬉笑着。
一边看着穿着软甲手握长剑的勇者推门而入。
剑起,剑落。

8.
荣耀历四百年,新的勇者杀了魔王,将它的双角装进盒子里带给了国王,作为聘礼迎娶了王子。
但是人们不知道的是,在魔王死后,原来的勇者成为了新的魔王。
评论 ( 4 )
热度 ( 75 )

© 十面泽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