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面泽君_修删大部分文ing

随时接受点文的一只叶迷弟
每天都在思索如何吹叶
爱他一辈子❤️

无题

拒绝刀片

内含各种私设,负面产品谨慎食用


1.

叶修和喻文州分手了。

分得毫不拖泥带水,事后事前两人依旧是像平常一样聊战术,或者是在赛场上互怼。

这件事情叶修想了很久了,最后敲定想法是在三天前。

喻文州非常的中央空调,叶修这辈子没见过对任何人都这么中央空调的人。

不过这也不怪他,可以说是环境而异。

喻文州刚刚进入训练营的时候养着一头及肩的长发,比后来张佳乐的稍短一些,刘海长的遮住眼睛,远远看去跟个非主流似的。再加上他术士的职业,这件事在宿舍,训练室,甚至是外头也没少被人谈论。

不过这也好,倒是遮住了他眼睛里的阴晦。

黄少天从进训练营再到后来的正式出道一直都是人群中的小太阳,整天乐呵的样子经常被说是夜间笑一下都能发光的光源体,和同一宿舍的喻文州像是两个极端。

作为一个吊车尾,还是一个非常不受欢迎的吊车尾,喻文州会怎么办呢?

当然就是笑咯。

俗话说得好,伸手不打笑脸人,和黄少天做了搭档之后喻文州便深知这个道理,每天太阳都没升起来就一个人跑到没人的厕所里扯着脸皮子练怎么个笑法最好看。

之后整整三个月里都有人在传这件事,活像是什么仪式。

三个月的努力没有白费,和打好关系的黄少天出去逛了个街顺便剪了个头发回来后喻文州就开始天天弯着嘴角呵呵笑,温文尔雅的样子着实让人讨厌不起来。

这习惯就是这么来的。

但这性格又是怎么改的?没哪个人剪了个头发换了张脸就整得亲妈都不认识了吧?

这就得得益于另一位主角,叶修的了。

说起这事叶修功不可没,但是本人表示既不想挥一挥衣袖深藏功与名也不想双手叉腰大喊一声就是劳资的功劳。

毕竟这纯属是个意外,或者就是一句多嘴的原因。

说起叶修这人吧,和喻文州几乎是反了个调调,不仅嘴上不饶人,连手上也不饶人。

你看他联盟第一脸T的头衔和十区呐喊的玩家就知道了。

叶修擅长观察,但是不擅长影藏,典型的“我知道了你的弱点或秘密我就绝对不会藏住嘿嘿嘿”的这种特别欠扁的属性。

想要把TA的嘴缝上这个排名的名词叶修比黄少天还要高,尽管这个排名总共就那么几个人。

当时叶修被魏琛扯着去看看他新捉来的小年轻,并且毫不谦虚的称终有一天能把叶秋你摁在台上摩擦。

叶修嫌弃说不约,我们不约。

然后他被直接逮进了训练室。

溜达了两圈之后魏琛有急事走了,剩下对蓝雨俱乐部人生地不熟的叶修独自在原地徘徊。

可怜,弱小,无助。

反正闲着没事干,叶修找了个小角落坐下来玩荣耀,接着就瞅见了和他一同坐在角落毫无存在感到几乎透明的小伙子。

大兄弟你身上那股阴郁的气场都快实体化了好吗。

叶修大爷一般瘫在电脑椅上看着人训练,几乎每一次进度到九十几的时候就会屏幕一黑然后丢出game over这几个白白的字母。

反应快,有计策,但是手跟不上。

看了不下二十次屏幕全黑之后叶修终于忍不出了,张口就是一句“你不适合这个打法”

诶哟妈的说错话了。

只见那小孩肉眼可见的僵硬了一下,差点就有实质性的目光笔直地朝叶修打来,打得他良心有点痛。

那个时候他还没现在这么没心没肺,仅存的良心还是有那么一点的。

“咳,我是说你可以换一个打法——比如说靠套路啊不靠脑子?我看你刚刚最后几下比其他人都有计策,就只是手速跟不上而已。”叶修瞎扯了两句刚刚的想法,丝毫没有这个小朋友真的会听进去的自觉性。

那小孩眨巴了几下眼睛,也不知道是听进去了还是没有,扭回头继续捣鼓起了那个训练软件。

后来叶修再想起以前自己对其进行了一番教导的那个就是喻文州之后,在先要把TA的嘴缝上的排名中给自己投了一票,并决心在别人的训练营里励志当一个周泽楷。


2.

好吧完全有点跑题了,回归原来的话题就是叶修和喻文州分手这件事。

这两人从第八赛季开始交往,虽然坎坷不断叶修还差点被自己亲爹脚上绑上水泥给沉西湖,但两个人还是在一起了。

中途自然是甜蜜的所有知情者仰天哀嚎怒踢狗粮,恨不得提起大刀就往这对狗男男身上剁,就连常年安利不仅怂恿叶修表白还怂恿喻文州表白的苏沐橙也忍不住一口老血呕在屏幕上。

但他两还是分手了,甚至都没有人知情。

之后苏沐橙有问过叶修,他对你那么好,每天早中晚问候不缺是不是还给你几个快递嘘寒问暖的,为啥分?

叶修继续敲了几下键盘才停下手,却答非所问。

要是有个人每天早中晚问候不缺每个月还给你泡好生姜红糖水日常给你亲亲抱抱举高高,你会怎么样?

我当然会欣然接受然后和他在一起啊,这种男生不多得的!

那万一他其实对每个人都是这么好,你怎么办?

这次苏沐橙摇了摇电脑椅,没有回答。

评论 ( 4 )
热度 ( 104 )

© 十面泽君_修删大部分文ing | Powered by LOFTER